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www.ff6m.com


(一)拉伊俄斯国王爱上了十岁的小女孩伊俄卡丝忒

忒拜的国王拉伊俄斯以威严贤明着称,在他的统治下,忒拜成为小亚细亚地区最繁荣的城市。在国王四十五岁生日那天,忒拜全城举行了盛大的竞技会以示庆祝。全城的人都集中在广场上,国王率领几乎所有的贵族也来到了竞技场,全场向国王致敬,拉伊俄斯也走进人群,亲切地和大家打着招呼。竞技开始了,人们的注意力转向场内,这时国王已经来到了人群的外圈,忽然他看见城里的名门贵族墨诺科斯正挽着一个小巧玲珑的姑娘在前面走着,从背影上看,那个姑娘的身材只有十一、二岁小女孩那麽高,但她的屁股却是如此饱满,以致国王疑心她是墨诺科斯新宠的女奴。於是他走到他们身後,拍了一下墨诺科斯的肩膀,说∶“啊,墨诺科斯,你为什麽不到竞技场上去,却在这里带着女人寻欢作乐?”墨诺科斯回头看是国王,急忙转身行礼∶“伟大的拉伊俄斯,我正要到竞技场去观看比赛,这是我的女儿伊俄卡丝忒。”拉伊俄斯惊讶地看着他身边的女孩,发现她秀美的脸蛋上充满着小女孩的稚气,他吃惊地问∶“你的女儿?那她多大了?”墨诺科斯恭敬地答道∶“承蒙您的庇护,我的小伊俄卡丝忒平安地进入她生命的第十年了。”“原来墨诺科斯的女儿还只是个十岁的小姑娘,我怎麽把她误认为是一个成年的姑娘呢?”国王沉思着,“是小姑娘的屁股欺骗了我,她那尚未发育的屁股竟和一个十六岁姑娘的屁股一样丰满。”国王望了望小姑娘的胸脯,看到她的胸前果然还没有长出女人惹眼的乳房。小姑娘低头向国王行屈膝礼,拉伊俄斯禁不住伸手托起了她的下颌,只见在那张秀丽稚气的脸蛋上,小伊俄卡丝忒一双清澈纯洁的大眼睛正注视着他。拉伊俄斯忽然觉得浑身像火烧似的不自在,他知道这是什麽缘故,这情感来源於他对这个小姑娘的欲望,他渴望亲吻这小姑娘的脸蛋,他渴望搂抱小伊俄卡丝忒的身体,他渴望抚摸小姑娘裹在丝织裙袍里饱满的臀部和她同样饱满的大腿,爱神已经点燃了拉伊俄斯国王对十岁的小伊俄卡丝忒的情火。国王忍受不了要占有这美丽小姑娘的欲望,於是他说∶“我真羡慕你啊,墨诺科斯,我知道你有两个儿子,现在又知道你还有一个美丽如同小天使的女儿,可我和王后却没有一个孩子。这样吧,在这个盛大的节日里,把你的小天使借给我一天,好让我不在众人欢笑的时候感到孤寂。”墨诺科斯哪里知道国王的真实意图,他说∶“我的国王啊,把我的小伊俄卡丝忒带去吧,这一天我的女儿就是属於您的了,愿这可爱的小宝贝能够带给您安慰。”国王对他的慷慨表示感谢,然後携着伊俄卡丝忒的小手走了出来。离开人群後,国王立刻抱起小伊俄卡丝忒上了御车。上车後,国王命令御者驶回王宫。在车里,拉伊俄斯心满意足地把漂亮的小姑娘搂进怀里,一边亲切地和她说话,一边把手伸进她的裙袍里面,满足了自己抚摸小姑娘臀部的欲望。当拉伊俄斯的大手来回抚摸小伊俄卡丝忒的臀部时,心里似乎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小姑娘的丰臀攫住了他的心。国王把小姑娘带入後宫,在那里,四十五岁的国王向这位美丽的小女孩大献殷勤∶他取出宫中的珍藏给她玩赏,摆下美味让她品尝,还命令奏乐和舞蹈,尽力取悦这美貌而年幼的女孩子。他达到了目的,小伊俄卡丝忒很快便在国王面前无拘无束了。墨诺科斯一人在竞技会上赏游,但无论在哪里,他都看不见国王和女儿的踪影,他无法想到,国王正与他十岁的女儿在後宫饮酒取乐。他更想不到,他尊敬的国王拉伊俄斯正在要求他年幼的女儿脱光衣服。由於对国王产生了强烈的亲近感,小伊俄卡丝忒愿意脱光衣服,但国王又要求由他亲手脱光小伊俄卡丝忒衣服。按照忒拜的习俗,未成年的女儿只能由她的母亲或女仆为她脱衣,出嫁後丈夫有权脱光她的衣服,而未婚的处女绝不会让任何男人给她脱衣。但是出於对国王的爱戴和敬畏,不谙人事的小伊俄卡丝忒答应了国王这非份的要求。得到女方同意後,国王便动手将小伊俄卡丝忒脱得一丝不挂,然後把这全身精光的幼女揽坐在自己怀里。国王一边拍着小伊俄卡丝忒光光的丰臀,一边和她饮酒调笑。当城里的盛会渐渐散去时,墨诺科斯仍然没有发现国王,也没有看见女儿,他估计国王已回王宫,犹豫着是去王宫接回女儿还是回家等国王把女儿送回来。在王宫里,拉伊俄斯国王和小伊俄卡丝忒渡过了快乐的一天,国王乘着酒兴叫来了後宫所有十六岁的侍女,命令道∶“你们都脱光衣服跪在地下,把屁股撅给我看。”侍女们抿嘴一笑,就把她们赤裸的屁股撅了起来。国王用手把那一只只丰满光滑的雪白屁股全部都摩娑了一遍,发现没有一个侍女的屁股能与小伊俄卡丝忒的屁股相媲美。拉伊俄斯回身对小伊俄卡丝忒说∶“我很高兴我女儿的屁股比她们的都要圆、都要大,等你长大了,人们会说,全世界拥有最丰满漂亮屁股的美女是一个忒拜女人。”他将女孩更紧地搂抱在怀里,并用他强健的阴茎蹭擦着小伊俄卡丝忒的光屁股。可爱的小女孩却忍受不了国王有力的蹭擦,她“格格”笑着逃离了国王的怀抱,拉伊俄斯也大笑着去追他那赤身裸体的小情人。在追赶着这赤身裸体的幼女时,四十五岁的拉伊俄斯忽然焕发出了青年的力量。他左堵右赶,最後把小伊俄卡丝忒赶进了寝室。小伊俄卡丝忒那白得耀眼的丰满小屁股在国王眼前晃动,情欲勃发的国王朝着那雪白的幼女丰臀猛扑过去,一下子将光着身子的小姑娘扑倒在地。国王满是髭须的脸压在小伊俄卡丝忒雪白丰嫩的屁股上,他猛然想到这一天已快过去,小伊俄卡丝忒属於他的时间不多了。国王的雄心和对美女的占有欲使拉伊俄斯想道∶“伊俄卡丝忒现在是忒拜最迷人的女孩,将来她会是忒拜最迷人的女人,只有忒拜最高贵的人,我,国王拉伊俄斯,才有权占有她、享用她。即使我现在不能将她收归後宫,也不能让别的男人先占有伊俄卡丝忒的处女身。”这一念头使他将小伊俄卡丝忒的两腿分开,当拉伊俄斯正要骑上小伊俄卡丝忒的下身,一种莫名的负罪感和国王的自尊又涌上他的心头∶“不,作为一个高贵的君王,我不能偷偷地奸污朋友的女儿,况且伊俄卡丝忒只有十岁,她还经受不起我占有她的身体。”国王的荣誉感终於使拉伊俄斯决定暂时放弃小伊俄卡丝忒,他用手指戳破了小伊俄卡丝忒的处女膜,代替对她的占有,然後命人给她穿上衣服。临别时,国王紧紧地抱了一下小姑娘的丰臀,恋恋不舍地看着她登车回家。回到後宫,国王在刚才的侍女中挑选了一名臀部最丰满的姑娘,命令她上床服侍。片刻,国王的寝室里传出呻吟的女声,拉伊俄斯国王强壮有力的鸡巴塞在侍女浑圆的两 屁股中间,撑破了她的阴道┅┅

(二)拉伊俄斯与伊俄卡丝忒的婚後

盛会过後四年,王后因病去世,没有留下任何子女,臣属们奏请拉伊俄斯续弦娶一位新王后。国王仍然思恋着四年前他一见锺情的小女孩──墨诺科斯的女儿,他认为这一次可以合法地占有她。国王要娶一个小姑娘为王后的消息传开以後,引起了全城人的议论。国王宣布∶“神谕宣示,只有十六岁以下的姑娘能成为忒拜王后,而新王后必须生下储君,因此只有臀部最大的少女才有这样的生育能力。”於是在全忒拜的少女中搜寻,还特设两名司礼官专门丈量女孩子的屁股。结果,十四岁的伊俄卡丝忒由於有在全忒拜的姑娘中独一无二的臀部而成为唯一的人选。墨诺科斯向国王请求∶“贤明的拉伊俄斯哟,请你明鉴,我的小伊俄卡丝忒还远未到结婚的年龄,她还没有能力向丈夫尽她女人的义务,她那与年龄不符的臀部并不能保证使她生儿育女。收回您的旨意吧!我那未成年的女儿是无法为您生育王子的,况且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成为王后会引起人们的不满。”拉伊俄斯不为所动,他说∶“我的好朋友,你的女儿成为我的妻子是命里注定的,小伊俄卡丝忒既是我的妻子,也是我的女儿,我会像对女儿和妻子那样去爱她,我深信,小伊俄卡丝忒将给我带来一个继承人。回去祝福你的王后吧,我明天将亲自接她入宫。”次日,国王亲自去墨诺科斯家迎娶小伊俄卡斯忒。按照忒拜的习俗,墨诺科斯抱起女儿,将小姑娘交到拉伊俄斯手里,这表明从此小伊俄卡斯忒就属於国王所有。国王郑重地接过小伊俄卡斯忒,将她抱上彩车。小伊俄卡斯忒年幼初嫁,抬眼看了看丈夫,就又羞得低下头去。拉伊俄斯见这美丽小姑娘娇羞的模样,更加深了对她的爱情,他放下车帘,回身就将小伊俄卡斯忒搂进了怀里,亲吻着她娇嫩的脸蛋和嘴唇,爱抚着她的臀部和大腿。小伊俄卡斯忒起初有点害羞,後来在国王温存下也大胆起来,张开小嘴同国王吻在一起。国王的手伸进了小姑娘的裙袍,抚摸着她光洁滑腻的身体,小伊俄卡斯忒也搂住了国王的脖颈,年近半百的男人和十四岁的小姑娘紧紧搂抱着缠作一团。从墨诺科斯的家到王宫要走过半个忒拜城,国王和他的小新娘有足够的时间亲热。在被帐幕遮得严严实实的御车里,拉伊俄斯和小伊俄卡丝忒在用力接吻,甚至连跟在车旁的随从也能隐约听到幕帘内国王和小姑娘“啧啧”的接吻声。在热烈的爱抚中,国王的情欲逐渐高涨,下身那慢慢变硬的阴茎提醒他需要马上进入新娘的体内。拉伊俄斯脱下了小伊俄卡丝忒的裙袍,他搂紧年仅十四岁的妻子的裸体,用嘴舔吻小伊俄卡丝忒那尚未发育成熟的、微微鼓起的小乳房,同时用手将她的双腿分开,并用手指爱抚着小伊俄卡丝忒的阴部,然後,国王咬住小娇妻的一只奶头吸吮着,他没能吮到小姑娘的乳汁,但他的手指却感到了小伊俄卡丝忒阴道分泌的淫液。国王笑了∶“真是个天生的小荡妇。”他扫除了十四岁的小娇妻对性生活能否支撑得住的担心,立即一挺下身,把阴茎送入了小伊俄卡丝忒的阴户。小伊俄卡丝忒只来得及娇呼了一声“啊──”,就被国王开了苞。只见她秀眉微皱,脸蛋绯红,说不尽的妩媚可爱,拉伊俄斯简直不知如何爱她是好,他只有更加用力地使阴茎向小姑娘体内深处插入,来表达他对她的爱情。国王的插入出乎意料地顺利,新娘的阴道温存地迎接了丈夫的阴茎,将那粗壮的东西紧紧束缚在幼嫩的腔壁内。年过半百的男人和幼女的身体紧紧连接在一起,国王终於满足了占有小伊俄卡丝忒的心愿,夫妻俩在小小的马车中共享爱情的欢乐。婚礼隆重而热烈,拉伊俄斯精神抖擞,彷佛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刚受过国王雨露滋润的小伊俄卡丝忒显得容光焕发,美丽得如同一位年幼的女神,尽管她的乳房还没有完全发育长大,但她动人的屁股足以令所有男人垂涎,令所有女人嫉妒。仪式结束後,在人们的祝福声中,满面笑容的国王拦腰抱起了娇小的王后,紧紧爱抚着她的臀部,将年方十四的爱妻抱进了寝宫。据说那个晚上国王情兴大发,竟将年幼的王后连干了四次,在门口伺候的宫女们都听到了小王后被干时的呼痛声。拉伊俄斯得到了这样一个迷人的小宝贝,自然是爱不释手,每天回宫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和漂亮性感的小王后性交。新婚之後,国王差不多每天都要同王后做爱三、四次,甚至在一两年之後,仍然情兴不减,当伊俄卡丝忒王后长到十六岁时,她同国王做爱的次数已经不计其数了。然而奇怪的是,尽管王后夜夜与国王交欢,但她一点也没有怀孕的迹像。十六岁的女人已经到了生孩子的年龄,虽然国王依然迷恋王后的臀部,但臣属们的议论开始使他烦躁,毕竟他也已五十开外了,於是,国王决定去得尔福请求太阳神的神谕,可所得到的答复是∶“你将有一个儿子,但命运女神规定你将死在他的手里。”拉伊俄斯和伊俄卡丝忒知道这消息都十分震恐,为了避免这样的恶果,国王决定与妻子分开居住。对国王来说,远离娇妻美丽诱人的肉体是十分痛苦的;对於正当花季的王后来说,剥夺一个十六岁少女的性爱更是难以忍受。由於两人的极端相爱,尽管得到警告,仍又彼此同居,结果伊俄卡丝忒终於为她的丈夫生了一个儿子。当孩子摆在他们眼前时,他们想起了神谕,为了逃脱命运的规定,他们决定将新生的孩子两脚脚踝刺穿,用皮带捆着,放置在喀泰戎的山地上。但奉命执行的仆人却怜悯这个无辜的婴儿,将他交给另一个山坡上为国王波吕玻斯牧羊的牧人,然後回去假称已遵命将婴儿丢弃,国王和他的妻子伊俄卡斯忒都确信这孩子必死於饥渴和野兽的口中。为了庆幸神谕不再实现,拉伊俄斯提出与妻子性交,毕竟他已经有三、四个月没有尝到爱妻肉体的滋味了。尽管王后刚生完孩子不久,缺少性交的激情,但却不愿拂逆国王的情意,於是她解开裙袍躺到国王的怀里,拉伊俄斯把妻子抱上床去,热烈地吻她,王后也回吻着。国王骑到王后身上,王后叉开双腿,抬起玉臀,把她诱人的下身奉献给国王,国王用双手捧起她的臀,自己也慢慢俯下,猛然插入王后的下部┅┅就在国王和王后纵情欢乐的时候,那个改变所有人命运的男孩被送到了波吕玻斯国王的王宫┅┅

(三)俄狄浦斯的成长

拉伊俄斯和伊俄卡斯忒的儿子被牧羊人送给了科任托斯国王波吕玻斯,这个孩子被取名为俄狄浦斯。他受到国王波吕玻斯和王后墨洛珀的疼爱,就像是他们亲生的儿子一样,全国和王宫的人也都这样看待他。俄狄浦斯逐渐长成一个高大健美的青年,他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是波吕玻斯国王的儿子和科任托斯唯一的储君,直到有一天,在一次竞技会上,一个名叫奥卡墨得斯的贵族粉碎了他的自信。他们在竞技会上进行了标枪、驾车和铁饼的比赛,每次俄狄浦斯都取得了胜利,恼羞成怒的奥卡墨得斯当面辱骂俄狄浦斯并非国王的亲儿子,而是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种,被激怒的俄狄浦斯冲上前去,对其饱以老拳,等众人将他们解劝开时,奥卡墨得斯早已头破血流。愤怒的奥卡墨得斯回到领地的宅邸,密谋反叛,投靠邻国,却不慎走漏了消息。正在王宫生闷气的俄狄浦斯闻知,立即带领士兵向奥卡墨得斯的领地发动进攻。奥卡墨得斯在惊慌中仓促迎战,高傲的王子要求和他进行单独决斗,奥卡墨得斯被迫接受这一要求,然而只有一个回合,他就被俄狄浦斯打倒了,接着被割断了喉咙。战败者奥卡墨得斯的领地被收归王室,家人子女也按照惯例成为王子私有的奴隶。但俄狄浦斯对战利品似乎没有兴趣,独自一人回到了王宫自己的房间。波吕玻斯国王很为王子的勇武而高兴,但也为他的郁郁寡欢而担心。奥卡墨得斯的话正像一条毒蛇,咬啮着俄狄浦斯年轻而敏感的心,尽管国王和王后再三宽慰王子,但总是不能使他释怀。这时有人建议用女人来安抚年轻的王子,国王和王宫的大臣们相信这是一个好主意,他们在王室的奴隶中仔细挑选,选出了两个最美丽的女奴,把她们送到王子的寝宫。这两个女奴,正是奥卡墨得斯的妻子和女儿,她们因丈夫和父亲的罪过而受到惩罚。可怜这三十馀岁的妇人和她十来岁的女孩,她们身上华贵的丝织裙袍被剥下,换上了低贱的粗布旧衣,她们还要到杀死她们丈夫和父亲的人身边屈膝承欢,做他的女人。“进去!好好服侍王子!如果不能让他高兴,就把你们剁了喂狗!”王宫总管大声呵斥着这可怜的娘儿俩,然後低声与独坐一隅的王子说了些什麽。他走向两个女人,几下把她们遮体的布片撕下,把这对赤身裸体的母女推到王子身边,俄狄浦斯抬头看了看她们,王宫总管知趣地退了出去。俄狄浦斯当然知道奥卡墨得斯的妻子安提戈涅是科任托斯有名的美人,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她那雪白丰腴的肉体、乌黑发亮的长发和俊美可人的脸蛋。女人紧张地看着面色阴沉的王子,下意识地把十四岁的女儿护在身後。王子的喉咙里发出一阵沉闷的吼声,他猛然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安提戈涅扑倒在地上,压在她身上,有力的大手扼着她的脖子,低声喝问∶“你说,我是不是国王的儿子?”安提戈涅惊恐地回答∶“是,您是。”“那奥卡墨得斯说的是怎麽回事?你们到底谁在骗我?”“他┅┅他是出於妒嫉才诽谤了您┅┅”俄狄浦斯的脸色和缓下来,放开了扼住女人脖子的手,淡淡地说∶“那麽,奥卡墨得斯是因为妒嫉而家破人亡,并使你们沦为奴隶,是不是呀?”安提戈涅强忍痛苦答道∶“是的┅┅”俄狄浦斯冷笑了一声∶“他要为他无耻的诽谤付出巨大的代价!你们也是一样!”说着,他那小山一样强壮的身躯压倒在安提戈涅的身上,两只大手紧紧握住她那对浑圆的乳房,喷着炽热男子气息的嘴唇落在女人的脸颊、额头、脖颈,留下无数个亲吻。安提戈涅闭着眼睛任凭王子抚弄,她并不想作无谓的挣扎和抵抗。在古希腊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无论多麽高贵圣洁的女人,一旦家族战败,就只不过是战胜一方低贱的奴隶罢了,而其中美貌的女奴,更是无一例外地会遭到主人的奸污蹂躏,成为床第间的玩物。所以,安提戈涅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命运的安排,甚至对自己和女儿伊斯墨涅共事一个男人,她也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她只希望∶通过与王子的性交,纾解他的怒气,使自己和女儿能够活得好一点。但王子的怒气不是那麽容易消减的,当他那年轻的强有力的阴茎顶在安提戈涅的小腹上时,她感受到了他的强硬。他用两脚打开了她的双腿,那强劲、火热的硬物在女人黑丝绒般的阴毛中摸索,不时顶撞着她敏感的三角区。安提戈涅的心不禁怦怦直跳,後来她想到这是不可避免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俄狄浦斯的阴具虽然已经大致到位,但却并没有找准女人的入口,他连顶两下都没能进去,反把安提戈涅柔嫩的下部戳得隐隐生痛。性急的王子忍不住了,把一只手伸到下面乱摸乱抠,试图找到女人的阴户。在一阵忙乱中,安提戈涅秀眉一皱,原来王子的手抠到了她的肛门。她生怕王子性急乱钻,如果竟把她的肛门当作阴户插入,那可如何是好,便大着胆子,伸出玉手捉住王子的阴茎,想把它引领到自己的阴道口去。可是玉掌一握,不禁吓了她一跳,王子的粗大超出了她的想像,那硕大的家伙竟使她五指不能合拢,安提戈涅的心不禁再次狂跳起来,颤颤微微地把王子的阳具引到洞口,竟不敢把它放入自己那两瓣肉缝中。还没等她打定主意,俄狄浦斯已经不耐烦地挺腰猛顶,那话儿顿时陷入女人的两 肉唇中,安提戈涅“啊”地一声,不由自主地身体迸紧,尚未做好性交准备的阴道肌肉紧缩,摆出了拒绝入侵的姿态。俄狄浦斯这时感到龟头触处柔软滑腻,一片火热,知道找对了路,马上摆腰挺臀,阴茎全力塞入女人的私处。虽然安提戈涅本能地缩紧阴道,可她一介弱女子哪能挡得住一个强健青年的全力插入,随着一声惊呼,阴道内已被塞了个满满实实,此时她即使再屏住肌肉,也只是更紧更完美地包住男人的阴茎而已。初次性体验的俄狄浦斯气咻咻地大动着,随着下身使劲,握住女人乳房的手也不觉用上了力道,把安提戈涅一只雪白丰鼓的奶子捏得几乎变形,痛得身下的女人花容失色。实际上,女人最苦恼的还在下体,俄狄浦斯开始抽插後,不须再像刚入门时那般用力,手上自然也减了力道,改捏为揉,温存地把玩女人的乳房。这时的安提戈涅感到下体胀痛,俄狄浦斯的阴茎是如此之大,她那富有弹性的阴道已经撑胀到了极限,似乎随时都可能裂开。安提戈涅是个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结婚十馀年和丈夫奥卡墨得斯也性交过不下千馀次,照理说阴道已不似过去那般紧窄,可是在俄狄浦斯的抽插下,却仍然感到胀痛难当。她痛得受不住,却不敢让他停止,只好小声呻吟。无意间,她看到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女儿,心里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如果待会儿王子要和娇小漂亮的女儿性交,可如何是好?要知道,她才只有十四岁啊!

(四)奸死少女

年轻的俄狄浦斯毕竟没什麽经验,加上大鸡巴在安提戈涅的阴道里束得紧紧的,快美难言,一阵抽插之後,便射出了处男精,积蓄多年的精液如洪水一般泄进了女人的体内,热力之大、来势之汹涌,令安提戈涅那成熟的子宫都几乎承受不住。俄狄浦斯发泄之後,从这个妇人的美体上翻身下来,默默地观看着白浊的精液从那黑毛丛生的洞口缓缓流出。由於刚才兴之所至,他还没来得及仔细地观赏女人那神秘而独特的部位究竟是何种模样,而女人的阴部对每个正常的男孩子都具有自然而然的诱惑。俄狄浦斯想再看个仔细,但倒流的精液却遮住了那地方的大部份美景,再加上也有点 心,他很快便放弃了安提戈涅的下体,转身向墙角那瑟瑟发抖的女孩子走去。“不,不要┅┅”安提戈涅挣扎着想阻拦王子的行动,但下体的剧痛使她无法站立。俄狄浦斯走到墙角,那高大健壮的身体像一座小山一样,罩住了娇小漂亮的伊斯墨涅,那刚刚射过一次的大鸡巴丝毫不见疲态,直昂昂地指向女孩白嫩赤裸的躯体,十四岁的伊斯墨涅吓得闭上了双眼。俄狄浦斯伸开双臂,牢牢地抱住了她,伊斯墨涅娇小的身体立刻消失在王子强壮宽大的怀抱中,只能见到两条雪白细嫩的小腿垂挂在王子的膝盖处。安提戈涅拼命想爬过去阻止,可是王子却转身把小姑娘放到了床上。他的动作轻柔细心,强健的大手轻轻地拉开了女孩儿的两条大腿,然後把脸凑近两腿之间,注视着十四岁的伊斯墨涅刚刚发育起来的青涩的处女果实。那饱满微凸的三角区,只有几缕纤柔细长的茸毛;仍然稍显稚嫩的肉缝,已经半启玉户,露出鲜红的果核;配合女孩白嫩柔滑的肌肤,真是人间绝色,无双美景。俄狄浦斯忍不住心中的情欲,无师自通地低头用嘴唇吻上了女孩的阴部。他的嘴吸啜着伊斯墨涅的肉唇和阴核,舌尖舔着那红润鲜美的肉缝,好像那是世间无双的美食,女孩的胯间传出“叽叽咂咂”的吸吮声,犹如人间淫美的音乐。在男性嘴唇的热吻下,伊斯墨涅的阴部也逐渐地湿润起来,少女通红的双颊和无意识的呻吟,透露出人性的本能,连地上的安提戈涅也停止了动作,呆呆地看着王子给十四岁的女儿舔舐阴部。少女的嫩美阴部,在一番挑逗下更加花苞绽放,只待男人来采摘。就在王子的寝室沉浸在一片淫靡的气氛中时,突然一声虎吼,俄狄浦斯猛地扑上躺在床上的少女,一手搂起她的腰肢,一手掐住她娇圆可爱的小乳房,那久已跃跃欲试的大鸡巴,便狠狠挺入刚才仍在温存热吻中的小嫩穴,一枪到底!“啊!┅┅”陶醉在快美中的十四岁少女突然遭到凶暴的对待,发出痛彻心肺的惨叫。可是性欲高涨的王子,已经顾不得理会她的感觉,插入的大鸡巴稍稍抽出少许,便再次尽根捅入。可怜未经人事、嫩花娇蕊般的少女,哪里经得起这般狂攻猛捣,况且王子的大鸡巴又是恁般粗大坚挺,只听她再次惨叫一声,昏死了过去。刚刚结束处男生涯的俄狄浦斯,没有想到性交的对手仅仅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只顾发泄自己山洪爆发般的情欲,下身紧贴着女孩的胯间,用尽全力让鸡巴在温嫩窄紧的小穴里冲击。十次,二十次,五十次,一百次┅┅床上的女孩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意志,那稚嫩美丽的雪白裸体只是被动地随着王子一次次的撞击而上下动着┅┅“你这畜生!”地上的安提戈涅不知何时爬了起来,哭喊着拉扯正压在伊斯墨涅身上大动的王子∶“你这混蛋!畜生!你看她流了多少血┅┅”正要达到极乐巅峰的俄狄浦斯根本就听不进做母亲的哭喊,他强健的臂膀一挥,便把这个柔弱的妇人打得倒在地上,再也起不了身。他现在只想着更快更用力地将阴茎在少女的生殖器中塞进抽出,好得到更大更强烈的快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王子的一双大手猛然抱紧了少女柔嫩的屁股,深陷於阴道的大鸡巴最後挺了一下,终於发射了,来势汹汹的精液如同密集的子弹,喷打在少女的子宫壁上。“呵┅┅”一阵难言的快感冲刷着王子的全身,在少女体内射精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如果说第一次和安提戈涅的性交仅仅是个启蒙的话,这一次才是真正极乐的感觉。俄狄浦斯这时才觉得全身乏力,的确,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刚才用在伊斯墨涅身上的力气究竟有多大。然而,当他从极度的快感中抬起头来的时候,望见的却是一张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你这个杂种!杂种!你杀了她!你杀了我的伊斯墨涅!”安提戈涅半跪在床前,抚摸着一动不动的女儿,向王子叫喊道。俄狄浦斯惊慌起来,赶紧起身察看,发现平躺在床上的少女脸色惨白,已经停止了呼吸,她那曾经绝美的小肉洞正汩汩流淌着一道血水,甚至把床前的地板都泄红了。俄狄浦斯惊呆了,他怎麽也想不到,伊斯墨涅竟被自己奸死了!他从没想过要杀死她,可是他刚才的确未能控制住自己的冲动。“杂种!狗杂种!┅┅”悲伤欲绝的安提戈涅无力地倒在女儿身边,把一腔痛恨化作了一连串最刻毒的辱骂。俄狄浦斯被她激怒了,“杂种”是他最忌讳的一个词,他挥起拳头,打在她的头部,安提戈涅连一声都没出,就倒在了地上。安提戈涅和伊斯墨涅都死了,事後感到惭悔万分的俄狄浦斯为了躲避国人的指责,也为了逃避心灵的负罪,在朋友的建议下,暂时离开了科任托斯,在希腊各地游历。後来,他去了得尔福的太阳神阿波罗神殿,想证实自己的出身,结果却反而得到了更为恐怖的预言。神谕说,他将亲手杀死自己的父亲,并邪恶地娶了自己的母亲为妻。俄狄浦斯大为震恐,他甚至不敢回科任托斯去,因为他还想着波吕玻斯和墨洛珀是他的父母,生怕自己会在某种癫狂的状态下干出这骇人听闻的事来。他苦闷彷徨,孤独地四处流浪。一天,他在得尔福附近的一座集镇上行走着时,一辆华贵马车在後面催促他闪开道路,本就情绪恶劣的俄狄浦斯故意听而不闻,这时车上坐着的老人愤怒地用马鞭向他头上抽去,俄狄浦斯抓住马鞭用力一拉,马车倾倒在路上,车上的老人掉了下来,头碰在坚硬的路边岩石上,死了。俄狄浦斯没有发现已经出了人命,自顾自地走了。集镇上的人们给这位老人下了葬,并发现他是忒拜的国王拉伊俄斯。俄狄浦斯不知道他在无意之中犯下了弑父之罪,他继续流浪,後来,他到了忒拜附近。这时恰逢忒拜城外的大道旁出现了一个妖艳的女妖,名叫斯芬克思,她利用自己的姿色引诱过路人性交,在性交时出各种谜语让男方猜,正沉浸在肉欲中的男人们头脑昏昏,自然无一猜中,於是女妖立即翻脸,夹断男子的阴茎,使他痛苦地死去,然後将男人的阳根作了她美容的补品,连忒拜新任国王克瑞翁的儿子都惨遭毒手。在一片恐慌之中,国王下令,凡是能消灭斯芬克思女妖的人,不论是谁,都可得到忒拜的王位,并娶他的姐姐°°前王拉伊俄斯的王后伊俄卡斯忒为妻。(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月排行榜www.ff6m.com
小说推荐排行榜www.ff6m.com